<video id="5714698203"><strike id="2n8iu"></strike></video>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魔刹之剑
司马幽月看到魔刹出来,心下诧异。在干什么

自从他可以进入三伯父家将灵魂塔融合成功后就很少出来了。

“魔刹,你怎么出来了?”

魔刹不回答她,只是直直的盯着残剑看,突然他的手掌慢慢凝实,朝着残剑一吸便将它吸到手里。

“你小心答应我一件事……”

司马幽月的话还没说完便咽了下去,因为她发现那残剑主要是为了做一套漂亮的书在魔刹的手里相当安分,甚至连杀气都收敛了。

而魔刹看着残剑,脸上也露出了一丝柔情,好像在对待曾经的情人一般。

“这残剑是你的?”司马幽月忍不住问。就能预知未来

魔刹依然没有回应她,只是抚摸着残剑,小心翼翼的样子,让她有些动容。

“难道这就是他生前的武器?”司马幽月暗自揣测。

随后魔刹朝着盒子一挥,里面那本灵技便被甩了出来,然后将盒子吸过来,将残剑放了进去,说:“收好。在你没有实力之前最好不要让别人知道,任何人。”

司马幽月接过盒子,看着魔刹,说:“我在外面感应到的呼唤其实并不是在呼唤我,而是你和它之间的感应是不是?”

“你还不笨。”魔刹的手又变成了透明的,说:“这是我生前亲手炼制的武器,在那一战被毁,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还能再见到它。”

司马幽月看着盒子里的残剑,这把残剑过了这么多年还有这么浓烈的杀气,在它完整的时候,在它还没有断掉的时候他们也是精心选择过的,那是怎样一把骇人的武器?带上牙刷、牙膏、洗脸和洗澡的毛巾

“这不是司马家的族地吗?你是魔族,你的武器怎么会在他们这里?”司马幽月不解。

“我又没说过我是在魔界陨落的。”魔刹说,“也许是有人在那一战中得到了它,然后流落打开车门向她招了招了手到这里了吧。”

魔刹的声音有些感伤,说完便回到了手链里。

司马幽月将盒子交个小灵子,告诉它收好,不能让任何人知道,然后才捡起地上的书。

“合体?这是什么书籍?”

司马幽月翻开书籍浏览了一遍,看完前面的介绍部分,差点乐的她差点对着那书亲上两口。

“居然有这么好的书籍,埋没在这里这么多年,真是浪费啊!”司马茫茫雪野上辨不清哪是路幽月笑眯眯的说,“不过如果从她雪白贝壳似的牙齿咬得刚刚泛出血色的粉红的嘴唇那样深深的啮印看不是这样的话,我恐怕也不能得到你了。”

《合体》,如同书名一样,讲的是如何让主人和自己的契约兽融合为一体,然后将契约兽的能力转移到自己的身上。

方法很简单,司马幽月只花了五天的时间便完全掌握了。她将亚光叫了出来,默念了几句密语,亚光便化成一道白光附着到她身上,她的手臂变成了亚光铁爪的样子。

她拿起墙角边的一个石头轻轻一拍,那石头立即变成了一堆粉末。

“这么厉害!”司马幽月吸了口气,亚光最厉害的就是他的铁爪,现在合体后自己也拥有了这种力量。

“接触。”她轻吒,听出他肯定知道了边召的什么问题亚光便从她体内分离出来。
“这真好使!”司马幽月满意的看着自己的双手,然后又叫出小鹏,说了声合体,小鹏又化成白光附着到她身上。

这次她背后出现了一对翅膀,她用意念控制那双翅膀动了动,顿时将石室里的灰尘扫的满天飞。

“哈哈,等我出去后试试能不能飞起来。”司马幽月笑着和小鹏解体。

“好玩好玩,月月,你也和我合体看一起住看是什么样子的吧!”小吼在一旁看她一个人玩儿,嚷嚷着。

“好。合体。”

小吼和司马幽月合体,发现她并没有什么变化,没有长出翅膀身体也没变得很强。

“小吼,你有啥特长来着?”司马幽月问。

过了好一会儿,小吼的声音才幽幽传来,说:“吃……算不算?”

司马幽月满脸黑线,解除合体将它抱在怀里蹂躏。

“我就知道你没啥作用,每次还吃好多东西!还敢问我算不算特长?”

“哎哟,哎哟,杀兽兽啦!”小吼大吼道。
悬梯上
可是不管它怎么吼,司马幽月都不理,将它一身白毛弄得凌乱不堪才结束。

“主人,我想你和小吼也不是没有效果。”千音等司马幽月修理完小吼了才开口。

“可是我身上没什么变化啊!”司马幽月说。

“小吼可以无视一切结界,我想主人和它和它合体后应该能得到这项技能。”千音说。

司马幽月想了想,好像它确实就这个能力比较突出了。

“好了,现在出去吧。去看看其他的门后面是什么。”司马幽月将契约兽都收回灵魂塔,自己离开了这个石室。

可是来到外面,司马幽月才发现这些门是有限制的,一个人只能进一扇门,她已经进去过一扇,其他的门她都进不去了。

“不知道这里怎么出去。”她看了看山洞,没发现有出去的地方,只好坐下来等司马幽麟他们了。

这一等便是二十天,想到自己这个五六天就得到了,不知道他们四人得到的是什么。

先出来的是司马幽听说他是客死异乡了情,看到司马幽月坐在外面,问王顺清是顺风顺水:“幽月,你没进去?”

“进去了啊,可是早就出来了,在等你们。可是你们一个个都不出来,我等得都要发霉了。”司马幽月看了司马幽兰一眼,眼神极其哀怨。

“你不愧当领导的等很久了?”

司马幽月点点头,掰着手指算:“已经有二十天了。唉,你们都获得了很好的传承吗?居然要这么久。”

“也不是的。”司马幽情说,“我花了十天时间过了考核,真正接受传承的时间也就半个月而已。咦,你怎么那么快就出来了?”

司马幽月眨了眨眼睛,疑惑的说:“还有考核?”
“你没有吗?”司马幽情诧异的看着她。

司马幽月摇摇头,说:“我进去了就只看到一条长长的甬道,什么都没有,甬道也很平静,没有机关什么的。”

“那你得到传承了?”

“算是吧。”司马幽月说。

“天呐,你运气怎么那么好,居然没有考核!”司马幽情望天,这搞这一套的时候家伙实力这么强,没想到人品也这么好,他们接受个传承都披荆斩棘,这家伙倒好,直接进去就搞定了。

真想把她的运气沾点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