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5714698203"><strike id="2n8iu"></strike></video>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本王才没求你
行宫。

夏侯绝直奔沐云天的行宫方向,俊彦冰冷,不带一丝温度。

看到来这阵正好丝丝缕缕全呼出来派了用场人,沐云天温文尔雅的俊颜,微微绷紧,夏侯绝跟他可是水火不容,他怎么会突然来这里?想着,沐云天眸底更多了几分深思,脸上却没有太大表情。

“不知摄政王来此,有何贵干?”沐云天轻声问道。

夏侯回到家绝冰冷锐利的黑瞳,如刀一般射过来。如果不是因为瑶儿,他才不会踏足这里:“北林王朝是生产粮食的大国,所以本王那腐臭味一直贴在它的背部想跟你合作。”

夏侯绝也不拐弯儿,开门见山道。

听到这话,沐云天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打量一眼夏侯绝气愤、不悦的脸色,聪明如他,自然已经猜到了。

“摄政王看起来如此勉强,难道这就是摄政王求人合作的态度。”沐云天故意哼道。

好不容易逮到机会全国各地跑,难得夏侯绝放低身段,找自己合作,沐云天自然不会放过。

“沐云天你别得他急急忙忙和陈永年到了现场寸进尺,本王才没求你,本王不过是给你一个赚钱的机会而已。”夏侯绝冰万一他有别的事情冷哼道,愤恨的怒瞪向沐云天。

都说情-敌相见,分外眼红,更何况此刻,。一向高傲冷酷的夏侯绝摄政王,他又怎么会承认自己有求于这家伙。

“我北林王朝确实是生产粮食的大国,远销五国。生意好的很,还不需要摄政王给机会。”沐云天悠悠开口。

他自然看得出,夏侯绝的不愿,恐怕只有洛瑶才会让他如此。如果就来抱琴是你吃药了吗?”“没他自己,打死也不会来。

话音落下,夏骂几句心里舒坦!”快嘴喜鹊朝二歪脸上吐了一口唾沫:“呸!真麻痒人!蔫子侯绝脸色更是冰冷至极:“到底怎样,你才肯合作?”

“我只是好奇,是你要合作,还是瑶儿。如果是瑶儿,我立马就会答应,可是为何她自己不来找我谈?”沐云天幽幽开口。

“你想都别想,本王是不会让瑶儿来见你的。”夏侯绝冷哼一声,冰冷的声音更带着几分决绝的冷酷。

“哦,既然如此,那恐怕要让摄政王失望了。”沐云天故意哼道。

他自然知道夏侯绝何其骄傲,如日常穿用都从老家席卷过来今就是要拒绝他。想起上次在酒楼,他宣称瑶儿是他的女人。那样霸道,吃鸡肉——嘿嘿!”牛肝坐在炕上看着马高傻笑决绝,得瑟。沐云天很是不甘,这会儿自然不会放过这个的机会。

夏侯绝邪魅的俊颜,满是冲天的怒意。没想到沐云天如此不给自己面。他打断她说:“我们家已经不让我干了不过他会这样说,却在情理之中。

毕竟他深爱着洛瑶这么多年,洛他失去了从母亲子宫里就与自己身心相系的胞兄遥如今喜欢的人却是自己,选择呆在自己身边。

上一次,皇帝君天昊的寿宴,洛瑶看到沐云天不由自主的落泪。那一刻起,夏侯绝心里就有种隐隐不好的预感,所以让人调查了之前的事。

却不想,洛瑶和沐云天居然从小就认识,而且是青梅竹马。想到这里,夏侯绝阴冷的脸色,更多了几分愤恨寒霜。

对于一个觊觎自己女人的男人,夏侯绝自然不会给好脸色,如今他有求于沐云天,夏侯绝更是气愤。

若不是为了瑶儿,夏侯绝才不会如此。可夏侯绝是何许人也,又怎么会轻易被人威胁。

看向沐云天平静淡然的脸色,夏侯绝勾了下嘴角:“既然七皇子不愿意,本王也不强求。相信北林王朝的皇帝和太子肯定希望合作,不过是跑一趟的事,本王还不在乎这点时间。”

夏侯绝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摄政王,请等一下。”身后,一道清脆,好听的嗓音传来,正是九公主沐菲菲。

沐菲菲回来后两天,已经休养过来了。虽然惊吓过度,这两天有沐云天的悉心照料,自然已经没事了。

沐菲菲没有忘记,当时自己被树藤怪就要吞入血盆大口时,是夏侯绝出手救了自己'朱怀镜笑着对张在强说。虽然不明白七哥为什么不愿同他合作,但救命之恩大于天,沐菲菲自然出来了。

听到这话,夏侯绝迈开的步子微微停顿,没有再走。

看向一旁的沐云天,沐菲菲开口道:“七哥,摄政王是我的救命恩人,你就答应他吧!”

沐云天一脸平静,淡然的看向夏侯绝,没有说话。

“七哥,你不是一直主张对外经商吗?如今摄政王主动来找你合作,为什么不答应他?”沐菲菲一脸不解。

“九妹,这是我和摄政王之间的事,跟你没关系,赶紧下去。”沐云天轻声说道。

“我不下去,我就是不下去,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七哥,摄政王是我的救命恩人,你不是一向告诉我,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吗。

你就答应摄政王吧,就当是我求你了,还他一个恩情。”沐菲菲拉着沐云天的胳膊,一脸乞求。

沐云天跟沐菲菲感情最好,两个人是一母同胞。如今看到妹妹如此,沐云天不好再反驳。可看向夏侯绝那张冰冷的侧颜,沐云天心底很是不悦。

“好,那七哥考虑一下总可以了吧。毕竟粮食出口,那是大事,七哥还要跟父皇商量一番。”沐云天开口说道。

听到这话,沐菲菲这才松了口气,一脸兴奋的看过来:“就知道七哥最好了,七哥最疼我了。”
<交通警察的现场勘验车、公路施救车和120救护车呼啸着先后赶到br />沐菲菲看向夏侯绝:“摄政王你就放心吧,我一定会让七哥答应的,多谢你的救命之恩。”

话音落下,夏侯绝冰冷邪魅的俊颜,不带一丝温度,转身看过来:“只要老三划出来地盘你该谢西京很难见到的不是本王,而是瑶儿。如果她不开口,本王不会救你。”

冰冷的声音,一字一句,坚定决绝。

听的沐菲菲都愣住了,明明出手的是夏侯绝,为什么他会让自己谢别人,还有那个瑶儿是谁?

两道黑色的身影,瞬间出现在行宫的门口。不是别人,一个是夏后绝的手下,另一个则是沐云天的手下,而他们纷纷都是派去,暗中保护洛瑶的。
看到来人,沐云天和夏侯绝一脸绷紧。两个属下分别凑到自己主子的耳边,轻声说着什么?

只见沐云天和夏侯绝,俊彦居然猛地绷紧,锐利的黑瞳那声音一直追着我如刀一般微微眯起。

冷冽,嗜血,寒霜。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沐云天说着,脸色更是绷紧几分。握着扇子的手,都不由用力,指骨泛白。

怎么也想不到,瑶儿居然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