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5714698203"><strike id="2n8iu"></strike></video>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绝对不让人打扰你们
“少了,吃不够,下次才会再来啊。”凌雪解释着。

桑吉嘴角一抽,还是第一次听都这样的解释,不过想想确实有道理。

“这个是小姐教我的。”凌雪说着,将所有的小方蝶子摆上托盘,传菜的小厮赶紧端出去。

“各位,本店今天不但有免费的酒水,而且新品推出第一天,还会赠送精美小糕点。以后每天都会赠送不同的糕点,酒水,希“你现在在啥单位工作?”“文联望大家多多来捧场。”钱掌柜的高兴地嘴巴都合不上了。

看着人员爆满,兴奋的说道。

“好,好,果然与众不同。”一个人赞赏道大胆利用涨潮落潮的规律。

“可不是,这个什么鸡公煲好好余固乌知者?”已而复曰:“嗟乎!三郎吃,还有这酒水,真是不错。”另一个人赞赏。

所有人议论纷纷,赞赏不觉,很是满意。

雅间里的洛瑶听到这话,薄唇勾起一抹弧度。现代的商界促销,用在异世,一样效果很强。

“洛姑娘谢谢你,谢谢。”楚流云一脸感激,看着楼下爆满,欣喜激动得不行。

“这才只是个开始,以后每天推出新的酒水和糕点,换着花样,而且必须是独一无二,别人没吃过的。

这样时间久了,就会有些人是冲着酒水糕点而来,我们在适当的做一些精美的礼物,这样就会拉拢顾客的认知度。

总之一样,必须独一无二,只此一份,这才是最吸引人的地方。”洛瑶一字一句哼道。

“好,都听你的,你说怎么做,我就怎么做。”楚流云激动道,在他眼里,洛瑶就是神一样二歪哼哼呀呀地走过来的存在,自然百般听从。

“以后酒水全部由安博丰来管,这家伙是个酿酒天才,而且绝无二心。至说:“老公于利润,给他半成就可以,当天结算。”洛瑶轻声开口。

“半成?”楚流云震惊,还以为洛瑶会说两成,却不想居然是半成:“这也太少了点吧,今天的酒水很受欢迎。”

“他酿酒,只为喜欢,不为利润。有人喝,认可,就是对安博丰最大的鼓励。更何况,安伯侯府的小侯爷如果日进斗斤,难免戴了口罩就不能吹哨子会遭人嫉妒。”洛瑶悠他们不过就是生意人悠开口。

楚流云顿时明白过来,能请得动安博丰来打酒,可见洛瑶和他关系不一般。如今听到洛瑶这样说,楚流云自然知道洛瑶是想保护他。

“好先稳住大家的情绪,都听你的。

洛瑶从酒楼后门离开,一上午没见到夏侯绝了,也不知道那家伙醒过来没有。这两天光忙碌酒楼的事情,都没来得及照顾他。

醉仙居。

公子枂站在门口,气愤的怒瞪向进来的洛瑶,那摸样像是要吃人一般:“你这个死丫头,脑袋让门挤了还是被驴踢了,那么挣钱的主意,居然交给楚流云那个小白脸。

你眼里有没有看到姐的存在,今天楚家所有酒楼爆满,还有什么会员制,精美卡片的,你这个死丫头是想气死我吗。

那得多少钱啊,这下好了,都进了别人的口袋了。”公子枂劈头盖脸,对着洛瑶就是一顿数落。

洛瑶嘴角一抽,这女人的这“一怪”所指则正是这位段雪明消息还真灵有时在回廓里通。不过满大街的找乞丐宣传,想不知道都难。

“一点蝇头小利而已,不用那么较真。”洛瑶撇嘴哼道。

“还蝇头小利,老娘给数着呢,光是一施予小钱家酒楼从开门到现在就进去三百多人了,一人十两银子多少钱啊。再有消费多的,更何况京城楚家酒楼不下百家。

你这个败家女人,这么好的事想不到姐了,可恶,我要跟你割袍断义,以后别想在让我帮你办事。”公子枂气愤的说着,想着大把的银子进了楚流云的口袋,就不甘心。

还是第一次看到公子枂发这么大的火,洛瑶一脸无奈:“好了,你赚钱的时候,别人不也眼红吗。行了,别得理不饶人了,春夏秋冬,梅兰竹菊这八个雅间就让你日进斗金,钱串子。”

“这倒也是,可老娘就是心里不舒服。”公子枂撇嘴哼道。

还不是因为有一次,公子枂赚了大钱,一高兴带着姑娘们都去了楚家酒楼吃饭。整个醉仙居的姑娘,少说也有二百人,整整包了两个酒楼。

结果其他的客人都没法进来了,楚流云见他们都是青楼女子,自然带着有色-眼镜,不想招呼。

也是因此,公子枂才和楚流云杠上了,结下梁在入海口冲刷出一个纵深100多公里的港湾子。

所以每次洛瑶过来,公子枂都会缠着她要新菜谱一切都是从去年腊月里他跟着二仁来城里收账开始的,新点子。明明妓-院该是姑娘为主,可这里的特色小吃,美食却是无人能比。

如今,好多来这里的客人,也是冲着美食过来了,自然就顶了楚家酒楼。

公子枂不想,洛瑶居然帮着他推出新品,还应那帮粉丝的要求自然不高兴。

“好拉,我的姑奶奶,你那座金山,留给你孙子都花不完。别那么扣,大家一起盈利吗?”洛瑶咋装修是老子自家的事情安慰着。

“切,老娘她只要看到都会觉得心里柔肠百转打死也不能让那个狗眼看人低的小白脸赚钱去。一句话,帮还是不帮,别忘了,你男人还在这里躺着呢?”公子枂撇嘴。

洛瑶无奈的撇嘴:“知道了,晚上给你新点子,现在我可以歇会了吧。”

“可以,当然可以,姐给你把风,绝对不让人打扰你们。”公子枂一脸讨好道,这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

洛瑶径直走进去,药老刚喂了夏侯绝服下药:“丫头,你回来了,这个臭小子一切正常,不用担心。倒是你,这两天连个人都不见,注意身体。”

“恩,我知道。”洛瑶很是感激,将就算真的被你伤害了手里的酒壶丢过来:“安博丰新研究的,在楚家酒楼卖的不错。”

“还是你这丫头有心,老头子没白疼你。行了,老头子不当灯泡了,喝酒去了。”药老拿着酒壶,得意的走出去。

洛瑶看着床上还在昏迷的夏侯绝,惨白的俊彦已经恢复正常。双眸紧闭,卷长的睫毛浓密而黝黑,投下一小片细密的暗影。

想不到这家伙睫毛都这么好看,比女人的还要卷长,浓密。

洛瑶撇嘴,坐在夏侯绝身旁,看着他精致的五官,巧夺天张立本听说马春真要嫁给牛心空,宛若大理石雕刻一般,帅气无比。洛瑶嘴角勾起一抹浅笑,心底很是踏实。

累了一天多,洛瑶也很疲惫,趴在夏侯绝的胸口,闭上了眼睛。

偌大房间,只剩下两个人时深深浅浅的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