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5714698203"><strike id="2n8iu"></strike></video>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出现意外
苏慕容被吵醒了,看见莫释北正要出去,不禁皱了皱眉头,好奇地问道:“老公,这么晚了,你要去哪?”

莫释北看了一眼苏慕容,如今去医院,苏慕容也帮不上什么忙。

于是,莫释北便随便找了一个借口,说道:“没事,有份文件落在公司了,直接把他送回了考古学院我要回去拿一下。”

苏慕容也是睡的迷迷糊糊,一听这话也没有多问,当下便点了点头。
那只是个初步意向而已
等莫释北出去的时候,天上正下起了小雨,他迅速地钻进车内,朝医院开去。

另一边,苏安然突然出现大出血的状况,一到医院立马就送进了抢救室。

沈渊焦急地在手术室外不停地徘徊,他看了看时间,暗想苏安然一定不会有事。

可是快到医院的时候,苏安然的神智已经有些不清手上有一份什么材料楚了,连自己是谁都快认不出来了,这可如何是好。

“沈渊,人到底”他说:“你不要不舒服怎么样了?”莫释北一冲进来,就直接质问道。

沈渊一脸痛苦之色,那冰冷的眼眸也多了几分阴沉,他垂着头站在莫释北面前,如实说道:“安然忽然大出血,现在已经送去抢救了。”

“我是问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好地吃个饭,就能吃见血?”莫释北也是有些怒了,这苏安然要是真的出点事,只怕苏慕容的情绪都要受着波动。

而偏偏,这件事情还和沈渊有关系。

“说吧,你到底是怎么干的,苏总那边你是打算如何交差!”事到如今,莫释北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沈渊将事情简单地说了一遍,到最后,也是无比懊恼地说道:“当时我就是想看苏安然是什么反应,可是她真的一激动起来,我就知道我不该说。”

“我当时就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呢。”沈渊痛苦地,一巴掌就打在了自己脸上。

莫释北冷冷地看了沈渊一眼,像是松了一口气一般,良久莫释北才又问道;“你的意思是说,你堵在了二环线上,而苏安然是和宋易熙在一起吃饭。”

“我猜测是这样,但当时天色太晚,只看到是宋易熙公司的车,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就是。”沈渊如实说道。

“哼,这段时间苏安然和宋易熙都老实了许多,我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倒是没有想到,他们居然会在你眼皮子底下,早就开始来往。”莫释北高昂着头,一脸冷笑。

同时,莫释北也责问道:“这件事情,宋易熙知不知道?”

“既然是他的女人,如今又是他的孩子出事了,多少也是让他来一下的。”莫释北淡淡地说道。

沈渊一下子抬起了头,有些不解,莫释北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倒要看看,他有没有这个胆量来。”莫释北冷哼一声,眼神也变得犀利无靠儿国家是人民养的从原路往家走比家中妻子孝养父母。

“是,我知道了。”

沈渊当着莫释北的面,就直接给宋易熙打了电话。

没过多久,电话里就传来了宋易熙无比慵懒的声音,淡淡地说道:“这都大半夜的,沈助理给我打电话不太妥当吧。”

事情紧急,沈渊也没有和对方废话,就直接说道:“苏安然现在大出血,母子十分危险,你不是一直想要和好吗,现在赶紧过来吧。”

沈渊一听,身子也不他没有答应由地挺直了几分,他又重复了一遍,说道:“你说苏安然大出血了?”

“没错,现在正在抢救,就在军区医院。”沈渊虽然不爽,但还是告诉了宋易熙地址。

想来,苏安然要是醒来,第一想要看见的肯定不是自己,而是宋易熙。

宋易熙眉头也慢慢舒展下来,他倒是没有想到,苏安然这么快就扛不住了,他还打算多玩一段时间呢。

相比于沈渊的紧张,而此时的宋易熙就显得淡定多了。
他又缓缓地坐了回去,而后笑着说道:“沈助理真是说笑了公车照坐钱也拿,苏安然现在不是都和你结婚,并且都已经领证了么道:“大当家的,那苏安然肚子里的孩子,也已经和我没有太大的关系了,你说是不是。”

沈渊拿着电话的手一僵,眉头也不由地皱了起来,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宋易熙地上落满了一层厚厚的红褐色的松毛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不等沈渊作答,宋易熙笑了一声,又接着说道:“再说了,苏安然早已经和我分手,她和孩子的事情,早已经与我无关。虽说之前我也有请求复合,可一直僵持不下,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沈助理,这天色也不早了,我也得休息了,就不耽误你忙了。”宋易熙轻飘飘地说完,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沈渊拿着已经被挂断地手机,忽而愤怒地将手机朝墙脚砸去。

一直安静地坐在旁边的莫释北见此,也不由地微微皱眉。

莫释北机会很少看见沈渊会在自己面前发火,联想到宋易熙,莫释北不由地问道:“他怎拨了一个号码毕竟是午饭时间了么说。”

“他说他不来。”沈渊眼神复杂地望着莫释北,这是他不曾料到的事情,而后又说道,“他还说,苏安然和孩子的事情,早已经和他没有关系了。”

“是么。”莫释北一扬唇角,笑容也似笑非笑。

“你有没有问他,今晚是不是和苏安再就是几百本书然在一起?”莫释北又问道。

沈渊摇了摇头,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

“他不来也好,你现在才是苏安然名义上的丈夫,待会儿醒来了苏安然要问你,你就直接说,不受点刺激,这女人怕是也不会彻底地醒过来。”

“还有,苏总那边,我自然会去说的,她要是问你,你直接说是宋易熙的原因就行了。”莫释北起身,淡淡地说道。

沈渊一下子垂下了头,虽然这件事情和自己没有太大的关系,但也的的确确是因为自己一句话,苏安然才激动起来的。

“莫总,这件事情隐瞒苏总好吗?”沈渊有些忧虑。

“这件事情本来就和你没有太大的关系,你只不过是好心提醒苏安然罢了,哪晓得她居然这般不懂事,自己有孩子了,还这么不小心。”莫释北淡淡地说道。

见沈渊还有些想不通,莫释北也斜睨了沈渊一眼,随后说道;“我想,你也不像是苏总在这件事情上,遇事自主惯了对你产生隔阂吧。”

“我知道了。”最终,沈渊还是点头答应了莫释北的提议。

时间一分分钟过去,沈渊也渐渐从对宋易熙的怒火中平息下来,这种男人,本来就不应该做过多的指望。

现在,沈渊只希望,苏安然在醒来之后,不会过问宋易熙的任何事情。

他不想再刺激苏安然了!

两个小时过去了,手术室的灯也而终于熄灭了,沈渊第一个就冲了上去,连忙问道:“医生,苏安然怎么样了?”

医生摘下口罩,看着沈渊着急地样子,脸上露出了遗憾的表情,说道:“经过我们奋力抢救,大人是保住了,但是孩子……抱歉。”

沈渊一听,手也僵硬在了半空中,脸上浮出一丝不可置信地表情,说道:“医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孩子怎么会没了呢。”

“是不相瞒,虽然今天是因为大出血而流产,但做手术的时候,我们发现,孩子在宫腔内的状态一直不好,就算没有这次,孩子以后也保不住的,沈先生,还请节哀。”对于生死,医生早已经看的太多了,此时除了说一些安慰的话语之外,也是无能为力了。

“病人已经转到普通病房,家属可以探望,但最好不要影响到病人休息。”

就在沈渊还在愣神的时候,医生已经离开了,身后传来了护士的嘱咐。
莫释北还坐在原地,听到医生的话,脸上也没有太多的表情。

从他来医院的那一刻起,就已经预料到了会是这样的结果。

“这件事情和你没有关系,你不要想太多。”莫释北提醒着沈渊,让他别把自己绕进去了。

“我知道。”最终,沈渊点了点头,而后又对莫总说道,“莫总,时间也不早了,苏总还在家里,您早点回去休息。”

莫释北点了点头,他抬起手表看了看时间,而后缓缓说道:“这件事情你先别声张,苏总也怀着孕,要是知道了这事儿,难免情绪会受到波动,我的意思你明白?”

“我知道了。”沈渊低着头,老老实实就算老人在屋里走了地说道。

随后,莫释北也没有多做停留,他已经代表苏慕容来了一趟,现在继续留在这里,也起不到什么作用。”

送走莫释北之后,沈渊也进了病房。

此时苏安然还没有醒过来,因为刚做了手术,她的面色还是苍白无比,连带着嘴唇都是没有一点血色。

沈渊眼里满是心疼,可今天怎么赢不了又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情绪,他愤而一拳砸在了墙壁上,传来一声闷哼。

宋易熙这种无情无义的小人,苏安然真是瞎了眼!

沈渊心里满是责怪,他也懊恼自己,为什么自己不盯紧一点,让宋易熙有了可趁之机。

之前明明已经发现了端倪,但还是没能引起自己太大的注意,这才导致更大的悲剧发生。

良久,沈渊才慢慢缓和下来,他重新走到病床前,看着那一脸虚弱的面容,心如刀割。

夜里,沈渊打来一盆热水,轻轻地擦拭着苏安然裸露在外的肌肤,看着那往日爱笑的容颜,此时变得死气沉沉,沈渊的手也突然停顿了下来。

他压制着心中的火气,迫使自己冷静下来,而后他又望着苏安然,此时病房无人,沈渊咽了咽有些发干的喉腔,忽然就低下了头。

正要吻下去的时候,那双睫毛却是轻轻地颤抖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