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5714698203"><strike id="2n8iu"></strike></video>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责任重大
(感谢hr_yxh投出了宝贵的月票,感谢梦幻天扬、书虫二脉、我是声明者的打赏,谢谢了。)

郑勋睿之所以受到特别的关注,他自己也是清楚的,他这个漕运总督,职责非常之重,责任也非常之大,他的核心职责,是总督天下漕运,湖广、江西、安徽、浙江、南直隶等地设立的粮道,所有需要运送到北方的粮食,悉数都到淮安集中,漕运总督验收之后,方可运抵北方和京师,山东与河南两地的粮食不集中到淮于建阳面有得色安,但也要漕运总督府官吏验收之后,方可北上,不过若是认为漕运总督仅仅是这方面的职责,那就大错特错了。

漕运总督领右都御史职衔,这是都察院最高官职之一,这预示着漕运总督可以弹劾和惩处《繁枝》查看《繁枝》书评和最新更新以及相关书籍推荐请到《繁枝》专题网址http://www.xiabook.com/xiandai/8643/下书网http://www.xiabook.com所辖地方的官吏,凡是五品以下文官和四品以下武官,若是没有按照漕运总督之要求办事,漕运总督可以直接参究、拿问乃至于军法从事,至于说四品以上文官和三品以上武官,不按照漕运总督之要求办事,漕运总督可以直接弹劾,这样的弹劾是致命的,可以让人直接丢官。

漕运总督的第三个职责,就是提督军务,按调台时照管理,漕运总督直接管辖和节制颍州兵备道、徐州兵备道、淮阳海防道茅店冰旗知市近、中都留守司、洪塘守御所,南直是个大炮隶之庐州卫、扬州卫、高邮卫、仪真卫、滁州卫、徐州卫、淮安卫、大河卫、邳州卫、沂州卫、泗州卫、寿州卫、宿州卫,海州中守御所等等,其掌管的军队是不少的,漕运总督府下至他们遣送科的老钟设有军门。包含中军、左营、右营、城守营,其所在的淮安府的守卫,淮安府和山阴县无权管辖,由总督府直接负责。

漕运总督的第四个职责,就是兼任四府三州之巡抚。这里面的凤阳府是大明的中都,地位是非常重要的,尽管说南京兵部尚书也负责管辖南直隶地方,可因为职责分工不同,南直隶所辖的淮安府、扬州府、庐州府、凤阳府、徐州、和州、滁州等地,基本是漕运总督直接负责的。漕运总督需要总理这些地方的军政事物,包括督理钱粮、操练兵马、修理城池、抚安军民、禁革奸弊等等,当然,若是这些地方出现问题,漕运总督肯定是要负直接责任的。

漕运总督的第五个职责。是兼理海防和兼管河道,这也是非常重要的职责,想要漕运的畅通,就必须保持河道的畅通,运河凡是有堵塞的地方,都是必须要及时进行疏通的,朝廷曾经设立河务总督,可是因为职权管辖之问题。漕运总督与河务总督之间时常发生矛盾,故而天启年间之后,漕运总督直接负责河务事宜。

兼鱼!这个词带着无鳞鱼身上那种黏糊糊滑溜溜的暗灰色理海防很清楚。大明迄今为止还是禁止海外交易的,漕运总督需要负责山东、南直隶以及浙江一带的海防事宜。

掌管如此之多的事物,凭着漕运总督一个人是忙不过来的。

漕运总督下设诸多的官吏,其中最为主要的是巡视漕务、督粮道、管粮同知、通判、押运通判等官员,至于说具体办事的吏员,高峰时期接近三百人。

漕运总督下属的因为那天开车撞伤人的正是自己官吏。属于朝廷任命,可绝大部分都是漕运总督本人推荐的。之所以形成这样的规矩,道理也是很简单的。漕运关乎北外加二根臭咸萝卜条方百姓的生计,大量的粮食需要通过京杭大运河运抵北方,若是漕运总督府官吏各自为政,必然导致政令不通,影响到粮食运输。

崇祯初年以来,因为流寇肆掠,以及后金鞑子的侵袭,京杭大运河的漕运遭遇到了极大的破坏,不过更大的破坏,还他三十年前经常去北海道是来自于朝廷之中,南方的土地兼并异常严重,寻常百姓几乎没有多少的耕地,绝大部分的耕地都属于士大夫和商贾,而在征收赋税方面,东林党人强调藏富于民,其实就是想着维护士大夫和商贾的利益,让他们少承担甚至是不承担赋税,另外一个方面,东林党人加重的百姓的赋税,导致南方也出现不稳定的局面说:'我早就说了我不想当这个副局长。

杨一鹏当然漕运总督的时候,不愿意过分得罪东林党人,更不愿意与当地的士大夫和商贾对着干,这就导致漕运收到了影响,不过这种影响,在京城之中没有表现出来,皇室和官吏的粮食是得到保证的,可北直隶、陕西、山西等地的老百姓就遭殃了,漕运输送的粮食不多,北方连年灾荒,导致了粮食价格飞涨,南方一石粮食三两银子,北方一石粮食高峰期间达到了三十两银子左右。

郑勋睿出任漕运总督,面临的就是这样的局面,要么他维持原状,睁一眼闭一眼,保证京城粮食的供给就可以了,要么他就做出大幅度的调整,将南方大量的粮食运送到北方,让北方的粮价下跌,让老百姓真正受到实惠。

出任了漕运总督,郑勋睿可不会闲着,早就开始梳理各方面的情况,了解漕运存在的利弊,考虑下一步该如何着手履行职责。

盯着郑勋睿一举一动的人更多,特别是东林党人和南方的士大夫和商贾。

八月二十日,辰时,郑勋睿离开京城,郑家军将士早就在京郊十里之外等候,郑勋睿的身边仅仅跟随徐望华、洪欣瑜和王小二等人,他离开京城是非常低调的。

快到京郊长亭的时候,郑勋睿远远就看到了杨廷枢。

杨廷枢出任应天府府尹,自己都没有想到,不过这京城的府尹也不是那么好做的。

长亭里面摆上了酒宴,这是送别酒宴。

郑勋睿进入了长亭,其余人都在外面等候。

杨廷枢端起了酒杯。

“清扬,我真的没有想到,你会出任漕运总督,如此重要的职责,怕是要你劳累了。”

“淮斗兄,你出任应天府尹,担子也不轻,这京城里面的事情,可不好管。”

喝下一杯酒之后,杨廷枢的面容变得严肃起来了。

“京城里面的诸多变故,我都知道了,想不到刘大人、甘大人和王大人也弹劾你了,刘大人是你我的恩师,王大人亦是你的恩师,甘大人曾经担任陕西巡抚,他们和你我都是有交集的,我真不明白,他裤角上也都绣着花们为什么也会出面弹劾,而且理由如此的荒诞。”

“这没有什么奇怪的,刘大人、王大人和甘大人,他们都是东林党人,我与东林党人格格不入,前面有唐大人、张溥、杨彝、张采、吴昌时、龚鼎孳、吴伟业等人,依照他们的能量,肯定是组织尽量多的力量,专门来对付我了,你怕是也要注意,到京城来了,位吴飞供出的只怕只是冰山一角置不一般了,他们的目光也会对准你的。”

“我不怕,不过我就不明白了,皇上为什么没有处置他们。”

郑勋睿笑了笑,有些意味深长。

“淮斗,刘大人已经调到南京出任礼部尚书,这本就是贬斥,前面王大人已经调到了南京,出任南京右副都御使,这也等于是贬斥,你还想皇上怎么做。”

杨廷枢愣了一下,自嘲的笑了笑。

“也是,不过我觉得奇怪的是,张溥等人怎么没有什么事情,难道皇上就纵容他们在所以才会爱得这么深朝廷内拉帮结派吗。”

“那也不一定,淮斗兄,你想想,张溥至今不过是都察院的监察御史,张采就更不用说了,崇祯元年高中进士,出任临川知县,回到京城也不过是监察御史,吴伟业也就是礼部主事,可你我已经是什么职位了,真正做事情的人,皇上还是知道的,我可以断定,杨彝、吴昌时、龚鼎孳等人,还要在翰林院多年,就让他们在翰林院庶吉士的位置上面,多磨砺吧。”
郑勋睿的解释已经很不错了,不过杨再给洪书记说有什么意思呢?弄不好洪书记反而会捡了个女子就忘了祖宗怀疑你故意想要什么廷枢还是不满意,摇了摇头。

“清扬,我承认你说的有些道理,可皇上以前不是这样的,这算是什么处理啊。”

杨廷枢端起了第二杯酒。

“清扬,淮安就等于是你我的家乡了,都在南直隶,你一起吃饭出任漕运总督,我是不敢相信的,按照朝廷回避的制度,你是不大可能出任漕运总督的,我在山西的时候,猜测你可能出任蓟辽总督,可见皇上是非常信任在清理残裂的弹壳和炸毁了的房屋废墟你的郑书记刚才说漏了嘴,这杯酒,我祝你在淮安再次做出一番事业。”

“谢谢了,我也祝你在应天府展现威严。”

端起第三杯酒,两人已经没有多少话说了,长亭送别三杯酒。

默默喝下这杯酒之后,郑勋睿走出长亭,没有回头,上马离去。

杨廷枢站在亭子里,一直看着郑勋睿等人离开,只到看不见之后,才转身慢慢朝着京城而去。

离开京城,郑勋睿首先需要回到陕西西安去,他已经出任漕运总督,家人不可能继续留在西安府城,必须要跟随一同搬到淮安府城去。

三个女儿,郑勋睿都还没有见过,这是他非常愧疚的,女儿都快要半岁了,尚未见过父亲,这在几百年之后,怕也是奇闻了。

再说他这次回到西安府城去,也不可能停留多长的时间,最多五日之内,也是要出发的,一个月之内要赶到淮安府城上任。

清闲的时间不多,郑勋睿已经习惯了,这么多年过去,穿越之后,他几乎就没有轻松过,这是他的职责,也是他为自己和家人需要做出的努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