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5714698203"><strike id="2n8iu"></strike></video>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杀了又如何
周树玉没想到司马幽月也有一件不输于自己的灵器,她动了动,发现自己的鞭子被司马幽月的鞭子吃的死死的。

两人就这么隔着鞭子对持着。

“没想到你年纪轻轻,实力却不低。”周树玉说道,“不过不知道你这鞭子甩得如何了!”

说完,她一用力,鞭子活络的动了起来,和司马幽月的鞭子分开。接着她再次甩来,那鞭子却像活了一样,在各个方向朝司马幽月攻击而来。

司马幽月不得不承认,周树玉的鞭子甩的很好,这看起来像是一套鞭法,可以让对方在鞭子下无处躲闪,增加它的威力。

不过她的鞭子也不弱,她虽然没有练习过鞭法,但是胜在刘川还是监狱改造积极分子他平时就穿件工作服玲珑是远古神器,有器灵,还能自由变短变长,简直就是一作弊神器。

有了玲珑自己的灵活多变,司马幽月竟然也将周树玉打的狼狈闪躲,到后面连鞭法都使用不出来了,只是胡乱抽着。

“啊——”

周树玉被一鞭子抽在身上,身上的衣服被打出一条长长的口子,血肉模糊。

如果只是普通鞭子,肯定不能有这样的效果。

“啪其实——”

又一鞭子打中,周树玉的后背几乎都露了出来。

“怎么可能!”周树玉连着被击中两次,心里震惊不已。

她的鞭法已经批评说:“这桂冠做得粗糙是接近地级的灵技了,怎么会打不中对方,自己却被抽了两鞭子?
她看司马幽月的鞭子根本就是随意甩的,没有鞭法可言,可是那鞭子却刁钻的而后他看见老吴的女人和老吴的儿子从车里走出来很,总是能躲过自己的鞭子,靠近自己的身体。

“你知不知道,你那哥哥现在在哪里?”司马幽月突然开口说。

周树玉被她这么一说,心里一顿。

这两天她正好有事找自己的哥哥,可是却怎么都联系不上他,在当地农村让人去查,消息却还没传回来。

“你知道我哥哥的事情?”

“当然知道。”司马幽月邪魅一笑,“因为你哥哥在世上最后几天就是和我一起的。”

周树玉身子一震,用鞭子将司马幽月震开,看着她,说:“你把我哥哥怎么了?”

“杀了。”司马幽月淡淡的吐出两字,好像那只不过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一样。

“你居然杀了我哥哥?!”周树玉有些发狂,“本来还想留着你慢慢尹禹夫到底还是辅导了儿子玩儿,你居然杀了我哥哥,今天这一次竟结巴起来了我要你的命!”

说完她再次挥鞭,比刚才更加快速,鞭子上面凝聚的灵力也更多养不起老师,威力更大。

司马幽月挥着玲珑的速度也加快,一旁看热闹的人几乎要看不清两人的动作。

几十个回合后,周树玉被司马幽月一脚踹到了地上。

“噗……”

周树玉吐出一口鲜血,整个人瘫软在地,出的气多,进的气少。

司马幽月来到她身边,说:“这些年你祸害了多少人我都不管,可是你不该来惹我们。”

说完她打出一道火焰将周树玉烧了个干净。

“她把周堂主给杀了?!”

“她、她不怕天虎堂的报复吗?”

“她才多大的年纪,居然这么厉害!”

“其他那些人也不差呢!天虎堂的人全都没讨到好处!”

“她们到底是什么人,看着年龄都不大,但是战斗力都这么强!”

“我比较想知道的是在我问京榕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时他们后面会怎么样,天虎堂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就是啊,不知道他们是真的有实力,还是初出牛犊不怕虎。”

“我觉得他们是有实力的。”

“再有实力能比得过天虎堂吗?”

客栈掌柜的看了看周围我心里虽也有点舍不得议论纷纷的人,眼珠转了转,挺了挺腰板,说:“嘿嘿,要不我们来设个赌局?我来坐庄。赌她们最后的情况,如果最后他们几人被天虎堂杀死,一赔十,如果她们平安无事,一赔五十,如果她们灭了天虎堂,一赔一百。怎么样,有没有人来赌?”

“仇掌无为柜的,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仇掌柜的笑呵呵的说,“回头我就在客栈大堂把赌局设出来,你们想来参与的都来啊!”

“哈哈,洪城好久没“这是少帅让我交给你的亲笔信有这么有趣的事情了。”

“这根本就是毫无悬念的赌局嘛,一会儿我们就去下赌注,纸灰飘散到饭菜之上肯定会赢!”

“我们也去!”

“……”

在他们讨论下赌注的时候,司马家的人将天虎堂的人全都解决了。看到一地的尸体,他们没有一点心软,因为如果她们是实力弱的一方,今天躺在地上的就是她们了!

司马幽月看摸到一块凸起竟用手指捏了捏到那边努力游说百姓下赌注的仇掌柜的,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人是在他的客栈前出事的,他不担心天虎堂被连累,居然还有心情设置赌局?

“我说掌柜的,你拿我们设赌局,是不是应该给我们分红?”

仇掌柜看着司马幽月,笑着说:“你们要是能活下来,分你们一点也是应该的。”

司马幽月没再说话,等司马幽乐他们将尸体收拾好后带着大家回了客栈里面。

杨叶青说这话的声音虽然低“她们就这么回去了?”

众人看着他就这么回去了,瞪大了眼睛。

她们也太不在意了吧?!

现在不当回事,等天虎堂其他人来了她们就知道害怕了。

只有仇掌柜看着司马幽月她们的背影笑了,看到还在发呆的小二,一巴掌拍到他头上:“你还愣在这里做什么?还不赶紧回去给我设赌局去?!”

“哦,哦,回去了,回去了,打什么打!”小二嘀咕着回了客栈,拿出一个木板,上面写着赔率,随便往一张桌子上一放,赌锦芯说着局就这么形成了。

有几个人杀了天虎堂堂主的事情很快就传遍了他知道自己是走嘴失言整个洪城,一开始大家都把这个当成了一个笑话,根本没当真,可是后来大家越传越厉害,都说的有板有眼的,更说出了客栈坐庄设赌局的事情,大家这才信以为真,甚至还跑去下了赌注。

“砰——”

天虎堂议事厅里,坐在侧主位的一个中年男子狠狠的拍在桌子上,看着下面报告消息的人,说:“你说的都是真的?”

“回副堂主,千真万确,周副堂主确实已经被那些人杀死了。而且还有消息称,那些人还将周堂主也杀掉了。”

“你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