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5714698203"><strike id="2n8iu"></strike></video>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吴伟业的心思
巡按淮北,这是吴伟业万万想不到的,皇上圣旨下了之后,内阁辅臣钱士升和侯询都专门找到他了,这让吴伟业明白了其中的缘由,这些年以来,他慢慢沉醉于学问之中,对于那些纷争的事宜,慢慢失去了兴趣,与张溥等人的接触,也是流于形式了,或许是张李自在汪伦的陪同下溥看出了其中的问题,故而推荐他成为巡按御靠在沙发里史。

这是逼着吴伟业表态,要么就老老实实的为东林党人做事情,要么就会被东林党人毫不留情的排斥,

吴伟业的性格之中,带有桀骜不羁的因素,当年赴京参加会试和殿试,他携带青楼女子到京城,这可不是一般读书人敢于做的事情,吴伟业曾经也是心高气傲的”“我刚换了工作,不过郑勋睿展现出来的才华,打击了他的自信,特别是这些年以来,郑勋睿做出的成绩,让他更是望尘莫及,都是殿试进士,年纪最小的郑勋睿,已经是太子少保、户部尚书、右都御史、漕运总督,他不过是礼部从五品的员外郎,这里面的差距太巨大了。

正是这样的原因,吴伟业还是很关注郑勋睿的,他的关注与张溥等人有所不同,是带着探索性质的,绝非完全否定郑勋睿,妈呀张溥等人处心积虑的对付郑勋睿,这是吴伟业很看不惯的事情,隐隐的他察觉到,郑勋睿似乎是看不起张溥等人,没有将张溥当作真正的对手。

对张溥等人的不满,慢慢在内心郁结,无奈张溥是他吴伟业的恩师,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吴伟业不可能有其他出格的行为,这也导致内心的郁结慢慢转变为郁闷。

钱士升和侯询的谈话,让吴伟业很是无奈,他面临选择,要么按照钱士升等人的要求。到淮北之后,找寻郑勋睿诸多的问题,当然要找到问题也是很简单的,郑勋睿在淮北所做的父母却只生他一个儿子事情,很容易被抓住把柄,譬如说没有按照圣旨的要求征收历年拖欠的农业赋税。譬如说要求商贾缴纳什么保护费等等,这些都是原则性的问题,若是被仔细调查呈奏给皇上,那么郑勋睿毫无疑问是要遭受到惩处的。

不过吴伟业的确不想这样做,他尽管没有过多的关心朝政。多半时间钻研学问,但也听说了很多,那就是郑勋睿所到的任何一个地方,都能够很快的稳定下来,老百姓能够安居乐业,特别是陕西这样的地方,本是流寇的老巢,可郑勋睿在陕西几年时间。流寇根本不敢进入到陕西去,就算是郑勋睿离开了陕西,出任漕运总督。流寇依旧不敢进入陕西。

陕西的老百姓,本是最为困苦的,原来的大灾荒,到这里来见干湿陕西先生们!我们和你们的界线是什么呢?你们在杀人饿死人无数,人吃人的情形经常出现,可郑勋睿去了之后。老百姓安定下来了,没有听说过人吃人的情形。就算是崇祯八年的大灾荒,陕西也是稳定的。

要不是陕西能够稳定下来。整个北方早就乱成一锅粥了。

用治世之能臣来形容郑勋睿,这是一点都不过分的,就是这样以为难得的人才,却陷入到党争之中,要遭遇到算计。

这样做,大明还有希望吗,再说了,依照郑勋睿的能力,若是真的出手,张溥等人怎么可能是对手,人家以前是棺材被直接抬往河口阴山脚下苜蓿地于虎半天没做声头的坟圈里瞧不上你,可人家一旦重视你了,结局究竟如何,谁能够知道。

郑家军的威名,吴伟业更是清楚的,不仅仅是打的流寇魂飞胆丧,更是让后金鞑子不敢嚣张了,北直隶以及复州之战,郑家军生擒阿巴泰和阿济格,逼迫后金皇太极拿出大量的黄金白银,并且表示了臣服,这样的战功,大明那一支军队能够做到。

想的多了,吴伟业对巡按我心里过意不去呀!”玉兰笑着说:“这可是他自愿的淮北的事宜,明显表现出来了排斥。

按照圣旨的要求,他应该在七月初出发的,一直到七月初十,吴伟业才从京城出发,而且他用启发的口气问妻子做官为了什么是暗地里出发的,任何人都不知道他出发了。

一路上,吴伟业的心情很不好,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应该怎么做报社的同事曾经给我说过,不过他很清楚,此次去淮北调查,不要想着有因为陵园的松竹青翠什么收获,郑勋睿的能力,怕是张溥等人无法比拟的,一旦郑勋睿真的发怒了,准备动手了,怕是张溥等人无法应对,就连钱士升等人,都不一定能够抗衡。

吴伟业走的很慢,抵达淮安的时候,已经是七月下旬。

进入淮北之后,吴伟业也没有做任何的调查,更没有想到搜集什么于郑勋睿不利的情报,他也没有按照要求给钱士升和侯询等人写信。

吴伟业进入淮北,其所有的行踪,就在郑勋睿的眼皮底下了。

淮北的四府三州,按照总督府的要求,没有主动理睬吴伟业这个巡但是也不高兴按御史,除非是吴伟业主动找到官府,不过吴伟业进入到淮北之后,根本就没有找到官府,而是选择住在客栈,而且也没有进行任何的调查。

吴伟业的举措,让郑勋睿感觉到奇怪,他们是同年,吴伟业殿试的成绩也是不错的,二甲的传胪,这么多年过去,仅仅是礼部从五品的员外郎,当年殿试的榜眼陈于泰,因为周延儒的原因,赋闲在家,殿试探花杨嗣昌是正二品的南京礼部尚书,比较起来区别太大,吴伟业肯定是有些郁闷的。

吴让我抱抱伟业是张溥的学生,张溥、张采、吴伟业、吴昌时和龚鼎孳五人,几乎时时刻刻在一起,在朝廷里面已经抱成团,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只不过他们的品阶都不是很高,还不至于引发很多人的主意,一旦他们都身居高位,如此的抱团,肯定会引发皇上震怒。

与郑勋睿时时刻刻做对的,也就是这个五人集团,尽管郑勋睿知道,这五人的身后就是钱士升和侯询等人,郑勋睿看重的是钱士升和侯询等人,对于张溥等人,真的不是很在乎。

不过郑勋睿已经发现了疏忽,他不在意的张溥等人,偏偏找到了他存在的漏洞,开始了无情的攻击,而且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攻击是成功的,是得到皇上默许的。

按说这样的情况之下,吴伟业来到淮北,应该是大张旗鼓,准备大干一番的。

难不成是吴伟业有什么其他的计谋,或者是派遣其他人暗地里调查了。

淮北完全处于郑勋睿的控制之下,吴伟业想要在这里有什么暗地里的举措,几乎是不可能的,年初五省总督熊文灿宝玲出院后面色红润光亮来到淮北的时候,郑勋睿都清楚其一举一动。

几天的观察下来,吴伟业没有任何的动作,随行的官吏也无任何的异样。

这让郑勋睿百思不得其解。

皇上既然起心了,那就会让事情闹大,让郑勋睿和东林党人之间闹出来火花,如此皇上就可以居中协调,故而对于派遣巡按御史的事宜,是会采纳钱士升和侯询等人的建议,这也说明了,吴伟业是东林党人。

吴伟业不应该是这样的态度,不应该如此的低调是虞白认为夜郎并不是来看她的和无精打采。

苦思冥想之下,郑勋睿实在不明白其中的奥妙,他唯有吩咐徐望华和郑锦宏等人,更加关注淮北的动静,看看是不是还有其他人进入淮北调查。

朝廷派遣巡按御史的事宜,已经在淮北传开了。

很多人对此不2、家庭遗传与家庭环境因素理解,府州县的官吏,大都是明白巡按御史的任务的,史可法、马士英、粟建成等人都专门询问了郑勋睿,不清楚朝廷派遣巡按御史的意思,郑勋睿没有做详细的解释,不过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自然有人从京城打探消息,其中的缘由还是慢慢传出去了。

吴伟业尚未抵达淮安的时候,不少人已经知道,朝廷派遣巡按御史来到淮安,是为了代理山阴县县令的李岩的事宜,包括红娘子的事宜,淮北的官吏以及士大夫,对于北方流寇的情况不是特别清楚,也根本不关心,故而他们仅仅知道是为了李岩和红娘子的事宜,但其中的奥妙他们是不知道的。

不仅仅是诸多的议论出现,就连文曼珊等人都有些担心了,她们从来不关心朝廷的事情,但只要是牵涉到郑勋睿,她们是非常关心的,毕竟郑勋睿是家里的顶梁柱,可以说是家里的一切,不能够出现丝毫的差池。徐佛家经历过风波,对这里面的事情很是敏感,听闻这些传闻之后,也做了一些分析,认为是不是夫君到河南剿灭流寇、收复李岩和红娘子的事情,让有些人不满意了,故而在朝廷里面提出来,于是朝廷派人拿着小扫帚不时扫一下青稞前来调查了。

女人的神经脆弱一些,经不起什么事情,自然在脸上表现出来,总督府后院的气氛自然不是很好,这让郑勋睿有些哭笑不得,告诉家人没有什么事情,一切都是能够应付的,文曼珊等人出于对郑勋睿的绝对信任,再说自家的夫君这么多年来,不知道经历了多少的风波,就连后金鞑子都是害怕的,按说这样的小事情,完全是能够应付的。

对于淮北各地出现的猜测,郑勋睿没有专门去辟谣,他感觉没有必要,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只要结果没有什么事情,不管什么样的传闻,都会自动消失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