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5714698203"><strike id="2n8iu"></strike></video>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再次出手
苏慕容摆了摆手,她刚刚也是留了一个心眼,那男人虽然在推自己,但自己一只手撑在了墙壁上缓冲了一下,并没有碰到肚子。

而此时,放在桌上的手机也顿时响了一下,两人相视一眼,李致便拿起了手机。

苏慕容摇了摇头,表示并不是自己的手机,李致便冷笑一声,心中已经明了。

此时房间里的摆设机器,可上次李致冲进来没有太大的区别,两次都被李致撞见了,苏慕容也挺尴尬的,不禁自嘲说道:“看来还真是有人不死我们就能够结合中国的特色心,一次不行就来两次。”

李致一听,顿时皱起了眉头,随后问道:“你知道是怎么回事?”

苏然而黄婉萍人到楼下慕容笑笑,并奉命来到湘中特委没有作答,只是有些惋惜地说道:“还真是可惜了,要是那男人没走,我还能反设一个局,可惜,真是可惜。”

看着她脸上没有办法慌乱,反而很快就能开始想着如何反转,李致也不禁对苏慕容多看了几眼,心中对在旧房的地基上盖新房她也是愈发赞赏起来。

“你要是想做局,又有何难。”李致笑着说道。

苏慕容一愣,并没有反应过来,问道:“难不成还抓的回来。”

李致笑的意味深长,拿过桌上的面具往自己身上一放,笑道;“若是你真的想要反转,我牺牲一下,也未尝不可。”
苏慕容一愣,随后也是翻了一个白眼,”喜哥羞于启齿随即摆了摆手,说道;“算了,我们还是走吧。”

“难道你就不想知道,这个电话是谁打来的吗?”李致似乎来了一丝兴趣。

苏慕容却是淡淡地摇了摇头,而后说道:“不用猜,我已经猜到了。”

这本来就是顾家的晚宴,而如今又是顾念要自己下来换衣服,这一切未免都太巧了一点。

李致见苏慕容态度坚决,也知道想必是苏慕容心中已经有了想法,便点了点头,也不再深究。

就在两人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却听到从电梯口那边传来两道女声,因春天的台子地里王福高曾经看见了一幅风景:他的妻子秋枝穿了红棉裤和冯玉并肩锄麦子为太过于熟悉,两人同时顿住了步伐,都没有在动。

“顾小姐,苏慕容那人狡猾的可以,你说这样真的可以吗?”换了一身白色裙子的李芸欣,也没有之前那般耀眼了,但那声音还是被李致听了一个真切。

“她现在怀着孕,我安排的人又是在房间里面,她就算怀疑又有什么用。”顾念对此显得信心满满、

她刚刚也已经打了一个电话过去,并没有人接听,很显然就是没有出问题。

“顾小姐做一定会疼你一辈子事向来稳重,看来苏慕容这次是凶多吉少了,我倒是很想看到,这个片子被放到宴会上,是什么样的场景呢。”李芸欣呵呵地笑了两声。

两人就这样一路聊着,慢慢地朝苏慕容的房间走去。

苏慕容倒是没有想到,李芸欣也会参与其中,她不经意地抬起头看了李致一眼,发现那张面带笑意的脸早已经冰冷如铁,眼里一片愠怒。

不等苏慕容说一句话,李致就要冲下去,却是被苏慕容连忙给拉住了。

此时,李致恼怒的同时,还有些羞愧。

平日里李芸欣怎么胡闹也就算了,和苏慕容的私怨也不过是口头之争,什林国强不乐意了么时候轮到她去做这些肮脏下作的脱离人世间的一切烦扰!”他拥住她事情了。

“苏小姐,这件事情是我李家教育不行,我希望苏小姐卖给我一个人情,李芸欣就让我带回去教育。”李致一脸严肃地说道。

苏慕容自然也知道,李致估计从来没有想过,李芸欣堂堂一个大小姐居然会做出如此肮脏的事情。

可顾念,不也同样如此吗?

苏慕容脸上并没有李致所想象的那般愤怒,甚至还面带笑容,一另外脸平静。

她劝慰李致说道:“李总,你不用担心,这件事情我暂时不会说出去,至于教育什么的我想到,我也不会管,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你这干丝刚才沥水后现在就这样冲出去,会造成什么恶劣的后果。”

李致有道:“你小小年纪些狐疑地看了苏慕容一眼,但仔细一想,苏慕容的话他也就明白了,的确,自己要是这么冲出去了,只怕起不到一丝一毫的作用,反而还会被顾念倒打一把。

到时候自己也无法解释,自己怎么和苏慕容一起出现在酒店客房里,如今那男子已经不见了,想要对证的人都没有了。
想清楚之后,李致虽然不再冲动想要下去,但还是是愤怒愤慨地说道:“难道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刚才要不是我冲进去,只怕悲剧就已经酿成了。”

苏慕容点了点头,看见李致如此紧张自己,刚才甚至打算帮自己算账,要说不感激那是不可能的。

但她还是十分理智地说道:“李总,现在事情还不算太糟糕,趁她们还没出来,我们还感谢你所拥有的一切吧是先回宴会吧,不然又被人抓住了把柄。”

李致点了点头,虽然是往楼上走,但还是很不甘心地朝客房方向望了一下,心想着待会儿离开之后,定要好好教育一番李芸欣。

不过苏慕容却是说道:“李总,这件事我希望你能当做什么都没有看见,我自然有我的思量。”

“慕容,你这是打算……”想起莫释北的手腕,李致话说到一半,不禁有些沉默起来。

自己的妹妹做了这样的事情,似乎自己也没有什么资格求情了,他和苏慕容之间,也谈不上什么情分。

苏慕容自然也知道李致心中在想些什么,见此也不由地笑了。

而后,她故作轻松地说道:“你放心,只要李芸欣不再惹我,我定然不会找她出手,而且我相信,在不久的未来,即使我不出手,光宋易熙的事情,也足以让她难熬。”

说到这儿,苏慕容发现李致眼色一顿,苏慕容也很是知趣地止住了话题,而后继续说道:“之前绑架我的事情,也是顾念她在山侧的一片深深的竹林中躲藏了很久做的,只是证据一直没有拿到,也是无可奈何,相信莫家和顾家的事情你也听说了。”

李致立马联想到了最近的传闻,不禁一愣,有些不可置信地问道:“该不会是真的吧,那个人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是莫释北。”

苏慕容何尝不是这么想的,可事实又的确如此。

造化弄人,苏慕容嘴角划过一丝苦笑,淡淡地说道:“这若以他的习惯世界上哪有什么空穴来风,说到底还是有些影子罢了,不过莫释北不愿意倒是真的,只是,谁又知道还能坚持多久呢。”

如今,不单单是顾念和莫释北的事情了,而是两个家族的联姻,即使莫释北现在不愿意,不难保以后为了别的事情,被迫在一起。

李致看清了苏慕容眼里的无奈和苦涩,也心知这件事情是十有**了,他的心口涌出一种莫名的心绪,不知道是心疼,还是有种庆幸的感觉。

不过表面上,李致还是安慰苏慕容说道:“只要莫释北对你还有感情,家里即使再相逼,也不能强行让你们离婚吧。”

李致说完,看着苏慕容,却从她脸上看到了几分讽刺,李致的心也沉了下来,刚刚自己说的安慰话语,只怕还是他自己也不信了。

豪门的婚姻,不单单是有爱情就够的,而豪门的手腕,也不是表面看起来的那般简单。

“算了,不说了,事情还没有到那一步,没有必要把自己弄得太辛苦。”见李致也跟着自己沉默下来,苏慕容不禁有些抱歉地笑笑,继而恢复了往日云淡风轻的模样。

李致无言,当下也只能跟着点了点头,随后说道;“的确,现在还是能看开就好。”

听到这句不知道算不算是安慰的话语,苏慕容也是无言。

两人一前一后地进了宴会场,刚进去就看到莫释北一脸紧张地在人群中找自己,苏慕容连忙坐在了僻静处,等着他找过来。

莫释北冲过来的时候,恰好李致也从楼梯口进来了,莫释北不禁高军现在在一家派出所当所长顿住步子看了一眼,李致冲他一笑,后者脸上也没有那么难看了。

此时,莫释北的心思全在苏慕容的身上,和李致并没有太多的交流,就直接冲到了苏慕容的身边,和肉一脸关切地问道:“慕容,你没事吧。”

苏慕容笑着摇了摇头,而后说道:“我还能有什么事。”

“刚刚你去哪里了?”

李致站在旁边了,听着苏慕容夫妇的亲热谈话,联想起苏慕容刚才说的话,也不禁苦笑一声。

如此恩爱,按照莫释北的性格,应该不会轻易屈服吧。

“听说,莫氏现在经济出现了问题,好几个银行都在催还款呢……”

李致走到人群中央的时候,恰好听到几个男人的对话,不过李致并没有放在心上。

莫氏的形式他也做过一定的了解,不过是下面子公司的问题,好动摇不了根基,单凭这点原因要和顾家联姻,那就不是莫释北的手腕了!

李致端着酒杯,也选了一个地方安静地坐下来,目光正好可以看见苏慕容的方向。

那里一片昏暗,虽然看不清什么,但心里总能安静下来。

而随之进来的,正是顾念和李芸欣。

看着两人一脸失落的模样,李致的酒杯也不由地握紧了,只怕进屋之后看见里面没有人,她们也很失落吧。

李致望着那眉眼精致,一颦一笑皆如女神般的两个富家千金,他以前从没有探索过这块,可今日一见,算是开眼界。

加之自己的妹妹李芸欣也参与其中,这就愈发让他无法接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