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5714698203"><strike id="2n8iu"></strike></video>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你别说话
司马幽月说完这话,屋子里的两人都沉默了。

不能承受生命之重,西门风对于她而言,是比生命还要重的,如果失去了他,她的生命将会变得不完整。

正好走到院子里的西门风空了眼眶,使劲儿眨了几下将眼泪逼回去后,快步走了进去。

巫凌宇站在原刘松木在钟铁龙面前咧嘴笑笑说:“呷宵夜呷的地,还想着她好半天才把手伸向他的那句话。

不能承受生命之重吗?什么时候他也能为她生命力不能承受之重?

西门风进到屋里,看着司马幽月再次睁开的双眼,满含深情的喊了一声:“姐姐。”

“风儿。”司马幽月看到他眼里的愧疚了,朝他笑笑,示意他不要放在心上。

小七看看西门风,又看看司马幽月,撇了撇嘴,为什么是姐姐?她不是比他小吗?

韩妙双也很疑惑,不过她比较会看气氛,知道司马幽月和西门风有事要说,拽着小七出去了。

“幽月,你好好休息,我们回头再来看你。”

韩妙双出去的时候还不忘将门关上。

“葛老师怎么样了?”司马幽月想打破两人现在的气氛,说道。

“你别说话了。一会听见外面门开了”西门风走过去,“葛老师没什么事,有事的是你。”

“我还……”

“说了你不要说话。”西门风打断她的话,继续说:“葛老师说了,那你这情况很麻烦,伤了神识,就算醒过也不能用脑子,也少说二人悄悄地来到枪械库话,最好是不要说。你听我说就好了。”

司马幽月看着西门风如此紧张和自责,顺着他的话点点头,表示自己不说话,听他说。

可是她这样倒让西门风心里的话说不出来了,两今天人陷入了沉默。

过了好一会儿,西门风才开口道:“以后再遇到这种情况,不许你有用你的命换我的命的想法。”

“你是我弟弟,是我上一世唯一的亲人了。”司马幽月说。

西门风瞪着她的嘴,后者抿了抿嘴,自己这次真的不说话了。

“我“我们的船没有撞死过任何人!”“我说撞了就是撞了!”酋长吼道也只有你一个亲人了……”西门风说着再次红了眼睛,眼泪却没有落下来。

“我……”

司马幽月想说话,看到西门风瞪着自己,这才把话咽了下去。

“姐姐,从到到大都是你在保护我。这次还让你经历了这么危险的事情。以后,换我保护你。”西门风握住她的手说。

司马幽月点点头,笑了。

她明白西门风的心情,因为她体会过眼睁睁看着他为自己付出生命的那种心情。

那种滋味,真的不好受。
西门风也没和她说多久就离开了,因为他看到她虚弱的样子,要她好好休息,调理身体。

随后司马烈他们都来看了她,不过都让她不说话,也是看了一会儿就离开,让她好好休息。

第二天葛朗也来了,先给司马幽月查看了身体。

“你现在觉得怎么样?”葛朗问。

“就是有时候会觉得头疼,没什么力气,其他都还好。就像我在生娃娃只好连夜请他跟我去一趟西北”司马幽月回答道。

“你能回来就已经不错了,哼,现在就这拉着绳子一端向山上走去点不舒服,已经算幸运的了。”葛朗哼哼道。

“嘿嘿,我当时也不知道会这样的嘛。”司马幽月笑笑,“进入混沌世界不是每个神识枯竭的人会有的,我这几率是小的。”
“不管怎么说,你能回来就还好。”葛朗说。“你知不知道你是怎么回来的?”

司马幽月摇摇头。魔刹的存在还不能告诉他们,这些人都对魔族有着很深的抵触,如果他们知道了要杀他,自己还难做。毕竟不是每个人都会像魔老头那样喜欢和崇拜魔刹的。

“不知道也正常。”葛朗说,“其他进入混沌世界的人都没醒来的,你算是特例了。下次可不许这样了,我这把老骨头可经不住吓。”

司马幽月乖顺的点点头。

“我已经给老许传了信了。他应该过不久就回来了。”葛朗说,“好了,我也该回去了,和那群小子说好一起探讨病症的。”

“他日等我身体好了,一定和风儿一起去登门道谢。”司马幽月说。

“那你就早点好起来吧。”葛朗实在不喜欢“牛儿看到她这个样子,丢下一句话后离开了。

司马幽月看着他离开,想了想,又拿出两滴灵魂液吃下。幸好有这个,她才能在一天的时间里恢复到现在这样。

巫凌宇在她醒了后呆了两天又走了,就算是这两天的时间,也不时会离开院子,好像有人找他。

小七有些怕巫凌宇,只要巫凌宇在,她一定不会来,现在巫凌宇走了,她便整天粘着司马幽月,不是在她床上一起躺着,就是在屋子里自己玩儿。最后连韩妙双都吃味儿了。

“这家伙,现在除了让我给她炼制药丸子,其他时候都不会理我。”韩妙双哼哼他们的女人不侍候男人道,拿了一个一个橘子剥开,掰了一瓣喂给她,顺便跟她吐槽。

躺在里面的小七见此,也张开嘴,让韩妙双为她。

韩妙双这些天都和小七在一起,对她也有感情了,虽然吐槽她,却还是没停下手上的动作,掰了一瓣塞到她嘴里。

“小师弟,你这要休息多久啊?”韩妙双自己吃了瓣。

“怎么了?”

“小小他们在在问。”韩妙双说,“那两个家伙,一个嫌出来了不能随时睡觉,一个嫌外面太脏,不愿意出来,却又担心你的情况,只好问我了。”

“这两家伙,真是的,都不来看我。”司马幽月撇了撇嘴。
<”这样br />“他们来过了,只不过那时候你还没醒,现在知道你醒了没事了,他们就没来了。不过我每次回去他们还是会问我你的情况。”韩妙双说。

“臭臭的,不来最好。”小七在床上翻了个身,说道。

“小七,你这样……”

司马幽月想教育她不要嫌弃师兄们,可话还没说完,小七叫了一声不好,蹭的一下从床上翻了下来。

“你咋了?”韩妙双拉住小七。

“那家伙回来了。”小七说完,挣脱韩妙双的手就跑了出去。

就在司马幽月和韩妙双疑惑不已的时候,外面传来了小七的尖叫声,还有一个老者的呵斥声,还有许晋哈哈大笑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