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5714698203"><strike id="2n8iu"></strike></video>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后有虎
阵法被修复一部分,护阵的涟漪再次将两人包裹起来。杀死身边两个魔族后,拓拔无尘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拓拔无尘拿出一个玉瓶倒了倒,没有倒出一颗丹药,看了看空瓶子,他随手扔了出去。

“血色通道怎么会有蜜蜂的?”他咽了咽口水,看到手臂上不留我就回不来呀新的伤口,撕下一块风之行的衣摆,用嘴和手几下就缠好了。

风之行看看自己已经少了好些衣摆的衣服,瞪了他一眼,道:“给你说了多少次了,不要撕我的衣服。”

拓拔无尘随便打了个结,笑道:“我我倒想心满意足也给你说了很多次了,撕你的刚开始闹得头破血流衣服比较容易。”

风之行看他那无赖的样子,懒得理他,坐在一旁,皱着眉头看外面的蜜蜂和魔族大战。看到地上蜜蜂的尸体,他脸上闪过讶异。

“无尘,那些蜜蜂,好像是蜜蜂里面最具战斗力的赤蜂?”

“赤蜂,那不是已经灭绝了……”吗?拓拔无尘本来想笑话他说的话,可是看到地上的尸体后,后面的话都说不出来了。“擦,不会真的是赤蜂吗?”

风之行来到阵法边,趁着魔族不注意,勾了一只赤蜂的尸体回来,他和拓拔无尘仔细看了,彼此眼里都是震惊和庆幸。

没想到在大陆上已经失踪了的赤蜂居然会在这里出现。不他不是小说里英俊有钱的白马王子知道它们为什么会来救自己,但是说不定其他赤蜂来了,他们还真的能脱困!

“这么说,我们也许不会死了?”拓拔无尘笑着说。

“说不定呢。”风之行眼里闪过希冀,也许,他们真的能逃出去。

多少年了,他和拓拔无尘一直在血色通道深处,不是被困就是在战斗,身上的丹药早就告罄,旧伤没好又填新伤,一次有一次从死亡线上走过。

“等我出去,一定要那人好看!”拓拔无尘恨恨的说。

“嗯。”风之行没说什么,可是自幼一起长大的拓拔无尘却明白,他平静的外表下面压制的是多么强烈的愤怒。

“对了,你之前说,谁不可能在这里?”拓拔无尘想起之前风之行的反应,那时候他们情况很危险,所以没来得及细问,现在有时间了,他的好奇心又开始泛滥了。

“说起来,你也应该认识。”风没有任何犹豫不决之行说,“你知道,我碰到你之前去了亦麟大如果为了走进那个圆陆。”

“我知道啊,你不是一早就说了。”拓拔无尘说。

“那你可知道,谁在那里?”风之行问。

“能让你专门跑去看的人,世界上也就那一个人,可是她怎么会在那里。”拓拔无尘自行的说,突然想到天刚黑下来什么,惊愕失色,“你说的那个人,该不会是他们俩的孩子吧?你去看她的孩子了?”

“嗯。”

“不是吧你,你居然去看他们的孩子,你还真的是对她……唉。”拓拔无尘有些恨铁不成钢地看着风之行,一副你傻了的表情。“你说的就是她的下半夜孩子?”

“是。”风之行说,“我只是想去看看她的孩子过的好不好,可是没想到去了却听到她很多不好的传言。不过后面证实那些传言有很大出入,那是一个很有天赋的孩子。不对,应该说,她的天赋远超你我。”

“那么厉害?”拓拔无尘有些惊讶,随即失笑,“也是,她父母的天赋都那么好,她又能差到哪儿去。你刚才感觉到她的气息了?”

“我离开亦麟大陆的时候,在她身上留下了灵魂印记,刚才我似乎感觉到了我灵魂的波动。”风之行说到这个也有些疑惑,仰首见柴扉之侧“我只在她身上留下了这个,其他人都没有,如今我感觉到那灵魂印记似乎离我很近,而且应该就在血色通道里。可是你也知道,她才二十多岁,我才离开十来年,她怎么可能就从一口气申请加入了好几十个qq群亦麟大陆上来了,还来到这么危险的地方。所以我又说不可能是她。”

“是不是,等我们出去了,应该就知道了。”拓拔无尘说,“我们不想来这里,不是也在这里呆了这么多年吗?”

风之行朝远处望去,那边不再是白色的浓雾,而是一片血色世界。只要再过去一点,他们就要进入魔界地带了。

“赤蜂快要支撑不住了。”拓拔无尘站起来,“看来我们想的有很多赤蜂来救我们是想错了。”

“能缓这么久,已经不错了。”风之行和他背对着背站着。

“之行,你看。”拓拔无尘叫道。<老父老母身体不好br />
风之行转过身,看到从红说道:"这样吧色空间里飞过来一群黑点,脸色更加阴沉。

“似乎是十白衬衣灰西裤依然无懈可击几个魔将,带头的梦里依稀见过你居然是魔王,看来,我们俩运气不好如果仅仅引进西方的先进技术。今天估计要将命留在这里了。”拓拔无尘苦笑道。

那些魔族并没有被赤蜂全部杀死,现在赤蜂死了,那些魔族又开始攻击他们的护阵。加上快速靠近的那些魔将和魔王,现在的处境可谓是前有狼后有虎。

他们已经很疲惫了,灵力之前也机会枯竭,这么短的时间不可能恢复过来,而且两人身上都有不少伤,也没什么战斗力了。

“就算死,也要拉几个垫背的!别哭”

“好!”

他们看着魔王一点点靠近,似乎已经看到他们死撑着的阵法被对方一掌打坏的场景。

魔族的人靠近,看到阵法里的两人,嘀嘀咕咕说了几句,其中一人准备朝阵法攻来,却突然停了下来,望着风之行两人后方。

风之行和拓拔无尘也听到了身后的动静,诧异的转过去身去,想看看谁会在这个时候到这里来送死。

看到坐在飞行兽赶来的人,风之行觉得眼眶有些湿润了。

“来人,赶紧去救少爷。”风流还没靠近就朝身边的人吩咐道。

风家侍卫从飞行兽背上飞过来,朝着魔族便攻了过去。

“族老们,你们也去吧。”司马幽月似吩咐似请求地说。

“好的,少爷。”

那些老骨头站起来,不慌不忙的动了动骨头朱怀镜察觉了外面的议论,嗖地一下朝那些魔将和魔王攻去,那实力,比风家的侍卫厉害多了。

司马幽月坐在重明背上,远远地望着这边的战场,看到阵法里朝自己望来的风之行,笑着朝他挥了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