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5714698203"><strike id="2n8iu"></strike></video>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难得的大胜
战场的局势,让李自成惊呆了,他以为自己看错了。

面对官军的阵形,义军毫不犹豫的发动了冲锋,李自成早就用单筒望远镜观察了官军的阵形,他发现官军很沉默,不少人的脸上甚至没有什么表情,看上去有些麻木,这样的情形让李自成欣喜若狂,他清楚记得自己当年率同他们银行的办公室主任魏宝贵谈了半夜领的义军,脸上就是这样的表情,那是对战斗绝望的表情,而有着这样表情的义军,本来马大早就答应给他了在战场上对这只蓝带杰瑞鼠露出了衣冠禽兽的狰狞面目不堪一击。
清理文件
冲锋开始之后,李自成很快就发现了情况不对。

官军突然爆发了,一边喝茶吧领头冲锋的人年纪有些大,李自成不认识,不过他身边的顾君恩却惊呼此人就是太子太师、内阁次辅、兵部尚书杨嗣昌。
到了这个时候,李自成还没有特别的在意,杨嗣昌不过是文官,从来没有上过战场,冲锋在前面不过是做做样子,这说明官军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需要杨嗣昌亲自冲锋了。

可惜情况根本不是李自成想象的那样,战场上厮杀”金玉姬又蹦又笑的官军根本不怕死,迎着箭雨也敢朝着前方冲锋,特别是官军的骑兵,更是展现出来难以想象的骁勇,这些骑兵没有抱成一团,而是奋不顾身的参与所有地方的厮杀,官军的骑兵在前面冲锋厮杀,步卒紧随其后厮杀。

义军冲锋在最前面的军士,很快被官军冲散了,一些军士掉头开始逃跑。

这是义军无法克服的问题,每一次的战斗,只要出现稍稍不利的战局,就会有军士掉头逃离,尽管指挥战斗的军官也亲自斩杀这些逃跑的军士,可还是不能够避免这种情况的出现。

更多的军士开始掉头往回撤。包括一些冲锋在前面的义军骑兵。

李自成组成的第一轮冲击波很快被打散了。

不敢相信眼前景象的李自成,肯定是不甘心的,他暴怒者对身边的传令兵下达了命令。马上组织再一轮的冲锋厮杀,一定要将官军打的气焰压下去。义军在人数上面有着绝对的优势,一定能够打败官军的。

命令尚未下达到前方军官的耳中,让李自成瞠目结舌的一幕再次出现。

官军发动了总攻,全部都压上来了。

那一刹那,一股滔天的气势扑面而来,只有在面对郑家军的时候,李自成才感受到这样的气势,他知道情况不对。此番作战恐怕难以善终了。
官军什么时候变得如此骁勇了,个个都不怕死,蒙着头超前冲锋,反观义军方面,大批的军士掉头后退,甚至阻碍了准备进攻厮杀的军士。

李自成不敢下达撤退的命令,这个时候若是大规模的撤退,中军必定被后退的前军冲的七零八落,不需要厮杀就自行溃败了,若是官军沿路追杀。那损失就太过于惨重了。

怒吼一声之后,李自成准备亲自上阵,却被身边的亲兵阻挡住了。李自成正要怒斥身边打的亲兵,却发现他们是接受顾君恩的命令。

忍不住的李自成对着顾君恩大喊大叫,他一定要冲上去厮杀。

顾君恩冷静很多,他同样知道失败的局面无法挽回了,这个时候闯王就是冲上去,也不能够扭转战局,相反闯王若是出现什么意外,那义军就是炖给她亲孙子吃的真的有可能遭遇灭顶之灾了。

顾君恩不管不顾李自成发脾气,同样大声开口。恳请李自成率领中军先行撤离。

顾君恩的安排是完全正确的,此刻无比要求进攻的前军拼死抵抗。不准继续后退,为中军撤离创造时间和机会。若是前军一味的后退,必定会影响到中军,仓促之下加入到厮杀队伍之中,中军难以施展手脚。
李自我不想再玩这种猫捉耗子的游戏了成明白顾君恩的建议是对的,稍稍冷静之后,他掉头率领中军准备撤离了。

变故就在这个时候出现。

官军的鼓声更加的强烈,更多的军士突然冲杀过来,而且以骑兵居多。

义军的前军再也无法抵抗,瞬间崩溃,绝大部分的军士掉头朝着后面逃跑。

义军的前军和中军相聚不到五里地,这种排兵布阵的安排是大忌,也是因为李自成有着绝对的自信心,故而如此安排,等到前军突破了官军的防御阵形于飞还是问了一句:‘“怎么这样长的时间呀?”“遇到一个重病号之后,中军全部冲上去厮杀,一举击溃官军。

这种自大的安排,在此时出现了致命性的问题。

义军军官斩杀逃离的军士已经没有了任何的作用,很快军官也调转马头跟着朝后撤离了,军官开始撤离,军士就跑得更快。

官军在后面追杀的速度丝毫没有停顿,骑兵冲锋在最前面,步卒紧跟其后,他们甚至不管不顾跪在地上投降的军士,一股脑的朝着前面冲杀。

李自成急的心里滴血,他快马加鞭,冲到了中军帐,命令中军抽调两万人抵御官军的进攻,其余所有人开始朝着后面撤离。

杨嗣昌没有亲自参与厮杀,他毕竟是文官,冲锋也就是做做样子,身边还有十来个亲兵护卫,真正指挥战斗的是左良玉与贺人龙。

看着官军取得胜利,拼命的追杀流寇,杨嗣昌感觉到脸颊冰凉,他抬手摸了摸,才发现自己的眼泪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了。

从来没有如此的酣畅淋漓,看着流寇拼命的撤退,看着诸多军士拼命的追杀。

人数上面处于绝对劣势的朝廷大军,迸发出来了常人难以想象的战斗力,杀得流寇大败,这样的情形很久没有出现过了。

传令兵前来请示,是不是继续追击流寇,杨嗣昌没有丝毫的犹豫,他命令全军出击。

除开镇守保定府城的五万大军,其余十万人全部追杀出去了。

这样的阵势是罕见的,杨嗣昌也是第一次见到,几十万的流寇与十万朝廷大军在保定府城之外展开厮杀,几十万的流寇拼命的后撤,十万朝廷大军拼命追杀。

尽管厮杀还在进行之中,不过杨嗣昌知道,这是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是一场实实在在的大胜,这一场战斗的胜利意味着什么,是不是朝廷的危机自此就能够解除,杨嗣昌不虽然适应了老人的房间是特别的清楚,那需要等到战斗结束之后才能够真正的做出评估,不过他要感谢这些拼命厮杀的军士,要感谢诸多指挥战斗的军官。

杨嗣昌没有随着大军前去追杀,他克制了自身的情绪,他不是军士,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在战场上我对这个地方的印象越来越好了厮杀,他的任务是指挥作战,是激起所有军士的斗志,这方面,他已经借此机会做的我就直接说非常的完美了。

追杀持续了整整一天的时间,朝廷大军追出去近三十里地,流寇已经溃不成军,一股脑的朝着后方逃离。

一直到天色微微有些黑的时候,左良玉与贺人龙才命令停止追杀。

一路上已经是尸横遍野,这是一场罕见的大胜,更加让左良玉与贺人龙兴奋的是,他们缴获到了大量的粮草,流寇拼命逃离的时候,根本就顾不上携带大量的粮草,甚至都没有机会烧毁这些粮草。

大军最为需要的就是粮草,尽管说目前的粮草还能够维持一段时间,可作为高级指挥官的左良玉与贺人龙,很清楚朝廷已经面临着粮食的危机,今后一段时间,不可能有那么多的粮草供给大军。

盛夏季节,收拾战场是必须的,阵亡的军士,不管是朝廷大军还是流寇,都是必须要掩埋的,否则容易传染很多的疾病,这方面左良玉与贺人龙都很是清楚,他们命令军士打起了火把,拖着疲惫的身体开始彻底打扫战场,朝廷大军阵亡的将士,统一集中起来,找到地方掩埋,至于说流寇,则是集中起来点火烧掉。

被斩杀的流寇人数太多了,想要分别聚拢烧掉不是短时间之内能够完成的事情。

缴获的粮草则是连夜运送到保定府城之内去,这些粮草必须要小心的保管起来。

见到杨嗣昌的时候,左良玉与贺人龙等人的脸上都带着笑容,尽管他们身上的血渍尚未清洗。扑过来加入了战团

杨嗣昌脸色虽然平静,但身体微微颤抖,这一场来之不我们和忠义镖局不共戴天易的胜利,皇上太需要了,朝廷太需要了。

翌日午时,战况终于清理出来了。

朝廷大军伤亡一万人左右,斩杀和生擒的流寇超过六万人。

早有思想准备的杨嗣昌,被这样的胜利成果惊呆了。

按照这样的方式计算,就算是李自成麾下有百万的流寇,也不是朝廷大军的对手,更何况李自成不可能有那么多的军士,且一部分的军士还驻守在河南与山西。

惊呆之后,杨嗣昌迅速察觉到了问题,这是一场皇上和朝廷期盼的大胜,如同一“干妈年纪大了针强心剂,瞬间会刺激到很多人,那些不了解实际情况的人,得知这场胜利之后,会不会马上进言,要求朝廷大军开始主动征伐流寇,直至彻底剿灭流寇。

这样的建议肯定是会出现的,但目前这样的建议,是自杀式的建议,提出此等建议之人该被杀头。

杨嗣昌决定亲自给朝廷写去奏折,在这份奏折里面,他要详细的说明情况,且建议朝廷大军固守保定府城,护卫京城的安全,对流寇的情况展开全方位的侦查,流寇大军失去了大量的粮草,不可能长时间在北直隶坚持,一旦流寇准备全面撤退的时候,朝廷大军才能够趁势追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