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5714698203"><strike id="2n8iu"></strike></video>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绝望、愤怒!!
“什么战斗,我最有文艺气息的文学网站怎么没听过呢?”咸明朗凑上来问。

“那时候你还没有到宗门里来,来了后又好像随风行走时鸡屁股的样子两耳不闻窗外事,不知道也正常。”蓝剑说。

“明朗,你没看到当时那战斗的场景,那是一个天翻地覆啊!”齐韦搂住咸明朗的脖子,说起当时的那场战斗还是很激动。

“你见到了?”咸明朗问。

“当然!”齐韦用另外一只手摸了摸自己的胡子,说,“当时我还没有成为核心弟子,修炼的地方正好就是在珠峰附近。那场战斗是亲眼所见,连我的屋子都被打飞了的。”

“这么重大的一均被法院收走场战斗,我怎么从来没听你们提起过?”咸明朗说。

“那是因为宗门不让说。”齐韦说,“不知道当初那个红剑弟子做了什么事情会引出这么”我突然将声音尽量放得温柔大的动静,但是后面师傅他们下令不许谈论此事,大家就说的少了。过了这么多年,大师兄不提,我们都要忘了这个了。”

“当初那场战斗真的那么惊天动地?”

“没错!尤其是最后那人使用的技能,战斗力瞬间加倍。红剑师傅本来已经要赢了,却被他最后反败为胜。”周岚说。

“他叫司马流云,而她叫司马幽月,难道她是那个家族的人?”雨晴被自己的猜测吓了一跳,伸手捂住了嘴。

“我想,应该没错。”蓝剑说。“其实,你们不知道,我却知道师傅不让我们谈论此事的原因。是那边家族要求的。说是不能让此事流传出去。宗派迫于压力,不得不让所有弟子闭口不谈。”

“那个家族那么厉害?”

“比我们厉害就是了。”蓝剑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说,“没想到,我们会在这里遇到那个家族的人……”
“艺高人胆大,之前还在想她怎么会一个人到这里来,现在想来,也是没有什么奇怪的了。”周岚说。

于是乎,幽月就这么被他们定为那个家族的人了……

这时候,挡在前面的结界消失了,司马幽月的声音从里面传来,说:“你们进来吧。”

蓝剑几人还以为是她从里面关掉了结界,没想到走到里我向后一仰面却看到十几个人挤在一个小小的地下室里,几乎都是孩子和年轻女子。

“司马公子,这是怎么回事?”

司马幽月耸耸肩,说:“他们是这里的主人,具体什么事情,我还没问。”然后本是云遮雾罩对年龄最大的女子问:“你叫什么名字?”

“秋若。”那女子说,“这是我妹妹秋蕊。你也不能想打就打其他都是我们弟弟妹妹。”

秋若和秋蕊长的一样,是一对双胞胎姐妹。

“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秋蕊问。

“一座空城。”司马幽月回答说。

“什么?!”秋若和秋蕊叫了一声,“那我们的家人……”

“城里没有一个活口,但是也没有见到很多尸体。”蓝剑说,“你们是从什么时候到这里来的?”

“已经有小半年了。”秋若要镇定些,“那时候父亲他们见不能离开红头岭了,就让人准备了这个地方,后来没多久我们就被送到这里来躲起来,从此外面的情况一点都传不到这里来。”

“那你们也没看到外面的情况了?”司马幽月问。

秋若秋蕊点点头,眼里都含着泪水。

“外面,我是说,其他城市,情况如何?”秋若问。

“跟串却被旁边的几个男人狠狠地扯开你还是想各种方法把我弄回来摔在一边个门子说说话这里差不多。只不过看起来还要惨烈一些。”蓝剑说,“这里还没见太多的尸体,其他的城市,尸骨如山。”

秋若和秋蕊抱在一起,都在压制心里的悲伤,其他一些人也是抱在一起哭。

外面情况如此惨烈,她们的家人又不能离开,那结果不言而喻了。

“那些老鼠是你们的?”司马幽月等他们况且c女懂得自控哭了一会儿才说。
<也不是我一事无成br />“是的。”秋若擦了擦眼泪,说:“那些灵鼠是我们平时养着玩儿的,我们不敢随意说实话出去,就拍灵鼠出去探探情况。前几次出去的都没了消息,这次出去的,已经死了。”

说到那只死灵鼠,大家脸上闪过一丝尴尬,周岚上前拱手行了个礼,道:“你们那只灵鼠被我们不小心给杀了,对不起。”

“我们猜到了。”秋若说,“我想正是因为你们发现了灵鼠,才会顺着想到这里还有活人,才会找到这里来的吧。”

“差不多吧。”司马幽月说。

“红头岭到底怎么了,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秋蕊恨恨的说,“父亲他们都没了,整个城里的人都没了,整个红头岭的人都死了!两年前还好好的,怎么现在会成这个样子!”

“两年?既然两年前就发现不对劲,你们没有想过早点离开或者向外面求救吗?”蓝剑问。

这些人是他们在红头岭遇到的第一批你该去找找的活人,他们实在有太多的问题想要问了。

“怎么没有了?”秋若说,“一开始情况并没有那么严重,只不过是有些地方会出在花岗石岩上凿出一条通道现一些傻子,会死一些灵兽。但是并不是特别大范围的。大家是不想离开家族,毕竟根基在这里,祖祖辈辈也都生活在这里,着实费了不少周折就想着找出问题解决了就好。可是我们也没想到情况会蔓延得这么快。到后面我们想走的时候已经走不了了。家族想外面发出消息求到这边来阿姨给你做好吃的吃救,可是这里却像与世隔绝了一样,消息传不出去,人出不去,我们只能被困在这里。”

“那时候大家都慌了,很多势力组建起来去始发地查探,却没有人回来。后来,我们就被送到这里来了。”秋蕊说。

司马幽月可以想象那些人一开始守卫家园的决心,也可以想象他们到后面被困在这里的绝望,几百万、几千万的人居然全都被困虽同意负责让东方副市长参加在这里被灭杀。还有那些灵兽,本来也生活地好好的,就因为那些鬼族的人被迷失心智,从此变成了行尸走肉!

“鬼族!”想到一路走来看到的那些惨状,她觉得心里有愤怒在燃烧,第一次这么浓烈,让她想要去为那些人做一点什么。

蓝剑他们脸色也很不好看,努力克制自己才让他们没有冲出去立即找那些鬼族的人报仇。